民、共對話的「理性空間」在哪裡(上)

2010年11月上旬,台灣三立電視台「大話新聞」節目主持人鄭弘儀在為民進黨台中市長候選人蘇 嘉全造勢活動的場合,以陸委會補助大陸學生來台就讀為由,粗口飆罵馬英九是「龜兒子」,還大罵「幹X娘」的台式三字經,一時之間引起台灣社會軒然大波,雖 然鄭弘儀後來選擇向社會大眾道歉,但這個事件卻讓人憂心台灣政治的理性空間到底還存不存在?尤其是鄭弘儀使用台灣最「俗民社會」的語言,向以「菁英社會」 為特質的國民黨挑戰,不免還是讓人擔心是否是有省籍意識在作祟。

●菁英社會與俗民社會沒有距離

其實,每個社會都有「菁英社會」和「俗民社會」的存在,台灣社會是這樣的,台北市也不例外。過去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他們以「菁英」的姿態極盡壓 抑「俗民社會」的語言,包括學校不准講閩南語,電視上不准播布袋戲等,讓社會大眾無法找到民怨的出口,所以俗民只能躲在陰暗的角落中使用最原初的「國 罵」,對他們認為「不義」的政權發出最原始的抗議。

記得1970年代,有一段時間我客居在台中市,每個傍晚我都會到當時位於東海大學對面的「東海花園」,那裡住的是從日治時代就以文學抗議日本統治的小說家楊逵,他最有名的一篇小說是「送報伕」,還有一篇被台灣選入國中國文教材的「壓不扁的玫瑰花」。

楊逵老先生跟我說,日本人統治台灣時,他被關過,國民黨到台灣以後他原先以為「祖國」來了,他會好過一些,結果他在日治時期所寫的抗議日本的小 說,被國民黨解讀成是抗議國民黨的「白色恐怖」,以致於他也莫名其妙的被國民黨關到「火燒島」(當時國民黨關政治犯的綠島)10年。

10年的牢災,讓楊逵不敢再寫文章,只好在「東海花園」種花度過餘生,但他心裡的憤慲是可以想像的,因為他的口裡有時還是會不經易的說出「國罵」,他說他沒有罵蔣介石,只是在罵國民黨那個「不義」的政權。

一個知識份子會口出「國罵」,有點稀奇,如果是兩個以上的知識份子口出「國罵」,那就是「不義」政權該檢討的地方。

也是以小說在台灣聞名的葉石濤,他生前住在高雄市的左營區,我曾經去拜訪過他,他對國民黨的「白色恐怖」統治,習慣以閩南語的「剝削」來罵,但偶爾也會使用「國罵」來「幹膲」(閩南話的罵人之意),他也說那不是在罵蔣介石,但聽者哪會不知道那就是在罵蔣介石呢?

早期台灣的菁英份子會用俗民的語言來偷偷罵蔣介石,以及他的「不義」政權,所以台灣的菁英社會與俗民社會早就沒有距離,現在的鄭弘儀他不過是大專 畢業,一個以本土形象竄起的電視節目主持人,在公眾場合口出「三字經」,用來挑動群眾的情緒,也沒什麼好稀奇,特別是台灣民主化以後,已經百無禁忌,越是 俗民的語言,群眾聽起來越爽,所以只要講到激情之處,口出「三字經」,說實話,群眾還會覺得他夠「土直」。

●俗民社會的激情世界

當然,這裡要思考的是,鄭弘儀講到陸委會補助大陸學生的政策,為何會讓他不爽到非使用「三字經」不可?

這裡先來看一件事,阿扁因為龍潭購地弊案被法院判處11年的徒刑之後,他的回應是:「這是違憲的判決、政治的處決,也是國共聯手要置我於死的判 決」。法院判決本來是台灣內部自己的事,怎麼中國共產黨也無端的被阿扁拖下水了呢?阿扁應該是有意利用台灣俗民社會對國民黨威權統治的「恐怖經驗」,連結 到台灣民眾內心的「恐共症」,讓兩者起到加乘的作用,以便引起支持者的憤慲,希望支持者把手中的選票投給民進黨,唯有民進黨重新執政,他才會有救。

同樣的,再看阿扁的兒子陳致中對該項判決的反應,他選擇狂飆馬英九,罵他說是:「豬狗畜生、比畜生還不如」,這樣的罵法,跟罵「三字經」其實沒什 麼差別?但從這裡也可以看出台灣父子兩代的不同,前一代不敢直接罵人,只敢罵「政權」,但陳致中這一代才不管後果,直接就對馬英九飆罵,這如果在蔣介石時 代,恐怕早就人頭落地了。

當然,在選舉中不管罵「三字經」或罵「畜生」,無非是要引起支持者的同情,好讓自己支持的人選或自行參選的人能夠當選。

問題來了,使用「三字經」罵人,是否真的能吸引支持者的同情呢?這原本是一刀兩刃的問題,以過去台灣民主的經驗,它是有效的「激情藥」,但現在我不敢說是否仍然有效果。

這是因為在我年輕的時候,對政治還保持狂熱的態度,所以每到選舉的時刻,我都會在台灣南來北往,聽聽各種政見發表會,當時台上候選人全家哭成一團 者有之,斬雞頭發誓者有之,使用「三字經」狂罵其他候選人的也聽得到。最有名、也最有效的手法就是「下跪」,當年蘇貞昌第一次參選台北縣長時,民進黨已故 的大老盧修一,就以罹患癌症之軀,在演講最後猛然一跪,讓蘇貞昌得以順利當選。

而阿扁在「蓬萊島事件」被關以後,他的夫人吳淑珍「代夫出征」,也在演講最後硬是要站起來下跪,結果台下聽眾啜泣成一團,那一次吳淑珍就以第一高 票當選台北市北區的立委。而阿扁以後在歷次的選舉中,無不抱著癱瘓的夫人吳淑珍,以表示對她因為自己從事政治遭到「迫害」的懺悔,並用不棄不離的「贖罪」 意象來獲取同情,讓阿扁得以過關斬將一路選上總統的寶座。

所以,過去選舉中的激情演出,絕對是有它的票房,這也是為何這次五都選舉中,偶爾還會出現像鄭弘儀飆「國罵」,陳致中罵「畜生」的主因。

然而,我們也可以看到,在鄭弘儀飆「三字經」,陳致中罵「畜生」,阿扁把自己被判刑歸罪於「國共聯手」之時,民進黨卻對此反而惴惴不安,當然是因 為扁家的貪腐案件,曾經在2008年以前讓民進黨屢戰屢敗,這兩年來民進黨領導階層採取跟阿扁「切割」的方式以後,民進黨已經走出阿扁的陰霾,所以選擇理 性的看待扁案,才是民進黨得以一再勝選的緣故。(※本文原刊於香港「中國評論」月刊2010年11月號)

    全站熱搜

    夢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