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疑連案自導自演有失厚道

連勝文在選前遭槍擊,民進黨立委葉宜津質疑這是「自導自演」,被撻伐後改口「黑道自導自演」,立委涂醒哲更質疑,槍手衝上舞台開槍,有可能是為了造成最大傷口、最小傷害的效果,他質疑這起案件一定有人導演,而且還是高人指點。

首先,由於挺身奪槍的劉姓男子具有黑道背景,就質疑是黑道自導自演,這是不合乎邏輯的,若是黑道要置連勝文於死地,那劉姓男子何須出現在現場,又 何須奪槍救連勝文呢?在此案中,該名救援連勝文的劉姓男子,可謂是連的「再生父母」,若無該名男子,槍手若連續擊發子彈,連的性命恐怕是不保的。

其次,涂醒哲的質疑更是令人匪夷所思,據台大醫院表示,連勝文確實受到穿顱槍傷,狀況恢復快,子彈路徑巧合地避過腦、眼、舌等重要器官,且未擊碎 顏面骨主結構,這是「百萬分之一的幸運」,而且,槍擊案發生時現場混亂,槍手射擊的角度能夠如此精準,掌控這「百萬分之一」的機率嗎?這恐怕是「神乎其 技」都難達成的,更重要的是,槍手尚想繼續擊發子彈,是因有外力相阻才無法成行的。

所以,以自導自演與高人指點來評述連勝文受槍擊,不僅欠缺同理心與同情心,更失厚道令人難以認同,對連家可謂是「二度傷害」,相信,是沒有人會拿 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的,子彈不長眼睛更是難以精準掌控,立委在發言前,自應斟酌言語,即便「立場迥異」,但對傷者哀矜勿喜的是非價值仍是不可喪失的。

全站熱搜

夢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