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勝文遭槍擊見到醫療資源分配不公

幾年前台中市長胡志強先生與他的妻子邵曉玲小姐 南下,替當時高雄是長候選人黃俊英先生輔選時發生重大車禍,造成邵曉玲小姐生命重大傷害,然而邵曉玲小姐獲得的是堅強的醫療團隊替她診治,得以從鬼門關前 走了一回。醫界出動最佳的醫療團隊,甚至出動體外循環機簡稱葉克膜讓邵小姐能夠維持生命,渡過難關。

再看一週前選前連前副總統公子連勝文先生遭槍手以一顆子彈貫穿臉部,然而連先生第一時間送往永和耕莘醫院再緊急轉診至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以 下稱台大醫院),而台大醫院立即組織醫療團隊,立即照射電腦斷層,甚至進手術房開刀。這一切都不合常理,為什麼連勝文先生可以獲得那麼好的治療?而一般百 姓呢?

首先我不質疑連先生的傷勢,但我質疑的是台灣的醫療體制,為什麼連勝文先生有如此的特權可以受到最佳的醫療照顧,而一般百姓呢?有多少人還在台大 醫院急診室等待病床?有多少人頭痛欲裂要照個電腦斷層需要等待一兩個小時?然而略懂醫療的人皆知道,頭痛可能是腦出血的前兆,但卻需要等待?而連勝文先生 呢?難道因為他是權貴的後代,而我們完全無權無貴的平民百姓的性命呢?難道我們的性命就比較卑賤?

筆者已經連續兩天寄相關不滿醫療現況的信給台大醫院公共事務部,至今仍未得到相關回音。然而我得說我是一位長期在台大醫院看診的病患,或許是我沒 有顯赫的家世背景,我的父母親僅是小小的公務人員,我有嚴重的下背痛及左腳的神經症狀,由南部的教學醫院透過管道才有機會轉介到台大醫院疼痛科,看診長達 四年之久。

起先,我不可否認疼痛科醫師已經盡心盡力替我想辦法,嘗試多種治療。但神經外科醫師呢?我曾經看了台大醫院最有名的神經脊椎外科的醫師,姑且不論其名。卻得到的是「不要找我!」的回應,最後我還是得靠疼痛科的醫師找他的同學才願意給我相關醫療意見。

然而長期看診下來我不得不承認近來或許是因為疼痛科醫師門診的看診人數變多,或者是我已經被醫師放棄,現在的我回疼痛科門診僅剩下例行的開藥。我多麼奢望可以從醫師口中得到治療疼痛的契機。

莫大的台大醫院,有著頂尖的醫療人才,然而卻因為我不是權貴的小孩,所以我至今還不知道我的未來在哪裡?

我多麼希冀頂尖的台大醫院也可以為我組成一個醫療團隊,讓我可以脫離疼痛的困擾。也可以讓我歷經頂尖的開刀技術讓我可以在三天內恢復,脫離服用止痛藥的日子。

或許,以上是痴人作夢,永遠不可能實現。但每個人在醫療上應該有平等的權利義務,但卻得到不同的醫療照顧。還記得醫師進入醫業前都要宣讀的醫師誓 詞,筆者膽問目前在台大醫院職業們的醫生請您們重視每條生命,給予平等的治療機會,請您們多點體諒那些活在及病痛苦的病患,給予一切平等的治療契機好嗎?

全站熱搜

夢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