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的誘惑 1 》連載11

 
天色陰沈了下來,偶爾落下一點零星小雨,淅瀝瀝、淅瀝瀝,小雨點頑皮地只往人的脖子裡鑽。
真的下雨了!我急急忙忙跳上了一輛回家的公車……芷希似乎很介意我和戴寒的關係,我靜靜地坐在位子上沈思著來安陽後的一切。突然,兩個熟悉的人影映入我的眼簾,是戴寒和芷希,戴寒使勁地扯著芷希的手臂,似乎正在和她解釋些什麼,而芷希則滿面怒容地扭轉頭,不理會戴寒著急的表情。
公車很快就從他們身邊開過了。怎麼會弄成這樣呢……這並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呀。芷希以後還會和我做好朋友嗎?就在我心緒難平,胡思亂想之間,公車已經開到了我家。
風車螞蟻他們想必還在我家吧,黛淩這次是絕不會輕易放過我的,這個恐怖的妹妹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T_T,越想越害怕,我的腳步也越是慢了下來。老天,誰來救救我啊!不要再想黛淩了,否則今天我肯定不敢進家門。T_T
從公車後門跳下來,豆大的雨珠劈頭蓋臉的向我掃來,向我致上熱烈歡迎,打得我臉頰隱隱生痛。嘩啦啦、嘩啦啦,暴雨不停地下著,下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連路旁的大樹也禁不起這種熱烈的洗禮,在風中不停地顫抖,彷彿世界末日已來臨。
哇~!此時不跑,更待何時!我使出百米衝刺的速度,口中哇哇大叫著,飛快地向家裡跑去。終於到了,我站在公寓門口,正準備按家裡的門鈴。
『姊……』熟悉的聲音叫住我。
?-_-
『姊……』
不會吧……-0-,自從轉過身之後,我的嘴就一直保持著這種形態。鄭泰盛那小子渾身濕透了地蹲在他摩托車下面的間隙裡,大雨刮得他已經有點睜不開眼睛,但他還是露出自己雪白的牙齒,對我高興地笑著。想也知道,這麼大的雨,小小的摩托車又豈能遮風擋雨呢!他的衣服已經濕透了,灰色的校服被水珠浸得變了顏色,頭髮更是黏在臉上,不停地滴著水。這個傻小子!T_T這種情形他居然還能笑得出來,他不知道再這麼淋下去會生病的嗎?T_T
『泰盛!』我的心一陣揪緊。
『姊,妳跑哪裡去了,知不知道我等了妳好久。>_<』
『你這個傻瓜,你為什麼要等我,我不在家你就應該回去呀!你這個傻瓜,為什麼不回家呢!』看到他狼狽的樣子,我突然有心痛的感覺。
『我想見妳。』
『那你也可以去公寓裡面等呀!警衛叔叔會讓你進去的,T_T你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全身都濕透了。T_T』
『……妳不覺得我現在的樣子很有型,很酷嗎?』泰盛笑咪咪地說。
『什麼?』
『我是說我在雨中淋雨的樣子,是不是超級有型!>_<』
=_= =_=……=_=……,我好想哭,可是又好想笑,說不定他真的是一個值得當成好朋友的人。
『你不冷嗎?』
『冷。』
『呼,T_T這要怎麼辦才好,衣服都濕透了,要去我家坐坐嗎?』
『好呀。』
為什麼會這樣,見到泰盛之後,我似乎把剛才對黛淩的恐懼完全拋到了腦後,一心只想快點把泰盛帶進家門,讓他換下濕透的衣服。看著那個渾身被雨淋透,卻還對我不住傻笑的傻瓜,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是默默地帶著他走進了電梯。
『嘿嘿,我的葫蘆瓶,葫蘆瓶★你的裡面有什麼★有蜥蜴和壁虎嗎★有貓頭鷹和鷓鴣鳥嗎★嘿嘿,我的葫蘆瓶,葫蘆瓶。-_-』無聊到極點的鄭泰盛居然在電梯裡唱起稀奇古怪的歌來了。
『……泰盛。-_-』
『什麼?』
『這首歌叫什麼名字?』
『這首歌是別人教我的,笑涵姊,要不要我教妳啊!^0^』
『不用了,不用了。=_=』我趕緊否決。
『笑涵姊!』
『什麼?』
『妳爸爸在不在家?』
『爸爸……?你問這個幹什麼?』
『……沒什麼,隨便問問。^0^』
『我爸爸現在不在家,他很晚才會回來。他很晚才下班。』
『啊,是嗎。』
電梯鐺的一聲停了下來。-_-終於-_-到了見閻王(黛淩)的時刻了。面對不得不接受的審判,我顫抖地伸手按下了家裡的門鈴。
『是姊姊嗎?』
『嗯,是。』
喀嚓,門開了,我從來沒有覺得家裡的開門聲是如此沈重。我可怕的妹妹黛淩陰森森地盯著我。(她知不知道,她現在很像想吃小孩肉的女巫婆?)
『怎麼回事,姊!妳怎麼把鄭泰盛那個傢伙帶回家來了?』黛淩瞄見比我更能引起她注意力的東西,高聲尖叫著。
『笑涵姊!韓黛淩是妳的親妹妹嗎?不會吧!不可能。一定不是的,對不對,姊?妳們只是認識,只是走得比較近的前輩和後輩而已,對不對?』泰盛見到黛淩也像見到了鬼一樣,指著黛淩的鼻子不可思議地嚷嚷著。(因為韓國人一律稱學姊為姊姊,學妹為妹妹,所以才會引起泰盛對笑涵和黛淩之間關係上的誤會。)
老天!T_T一團混亂!T_T
兩個人同時猛烈地攻擊著我。T_T真是一場災難。
『啊,笑涵姊妳回來了!!^0^』彷彿嫌場面還不夠看似的,淵一(風車螞蟻)的聲音接著從門邊傳來。=_= T_T不要!

 

轉貼至:author.crown.com.tw/keaitao/at006show.asp?repno=11

 

全站熱搜

夢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